业务领域
业务领域 您现在的位置: 杏彩 > 业务领域

轻度智障汉爆窃判囚上诉得直 官拒专家证供基础不足

  加入日期:2019-10-08 16:04    点击量:2517
杏彩讯:

车房东主于2015年失窃3万元现金,事隔半年后年约29岁的仓务员被指涉案,并被控入屋犯法罪,案件于区域法院审讯。案件审讯期间,辩方传召心理专家指涉案被告为轻度智障人士,是一名“边缘人士”,近乎“精神上无行为能力”的人,故没有能力犯案。惟原审法官不接纳专家证供,并指被告于庭上作供时对对答如流,与常人无异,不觉得被告为轻度智障人士,最终裁定其罪名成立。法官于判刑前索取心理报告,而该报告亦指被告为轻度智障人士,但不为法官接纳,被告结果被判囚22个月,今就定罪提出上诉。上诉庭认為原审法官拒绝接纳辩方专家证人的基础不足及有错误之处,质疑原审法官若不认為上诉人为轻度智障人士,为何仍于作出裁决后索取心理报告,上诉庭指对定罪构成不稳妥,故裁定上诉得直,律政司一方指基于上诉人即将于本月16日出狱,故不申请重审。

现年约32岁的上诉人陈彦成,被控于2015年10月28日在土瓜湾大通车房偷去3万元现金,于区域法院由法官陈广池审理。代表律师指,上诉人为轻度智障人士,质疑其是否有能力完成爆窃过程,而原审法官未有提及这点。代表律师举例指,若上诉人于庭上作供时表现不理想,会因为他是轻度智障或是因其不诚实。

代表律政司一方指出,原审法官并没有提及不相信辩方传召的心理学家之证供,亦没有提及不相信上诉人为轻度智障人士。惟上诉庭却引述原审法官形容上诉人于庭上对答如流,与常人无异,不觉得上诉人为轻度智障人士。上诉庭指原审法官不接纳辩方心理学家证供,是根据上诉人于庭上作供的能力及表现作判断作基础。

律政司一方指,原审法官曾三度问及辩方的专家证人,会否有机会是根据虚假资料而作出错误结论。上诉庭则指当时是否有资料显示社工及上诉人的母亲予假资料?而原审法官亦可传召母亲作供,亦可传召政府专家作供作测试,甚至可将案件押后处理。律政司一方承认案件开始之初并不理想。

上诉庭质疑若原审法官不认為上诉人为轻度智障人士,为何要再索取政府心理专家报告,亦可发出传票传召上诉人的母亲出庭作供,对于原审法官没有这样做感到奇怪。上诉庭问及律政司一方若上诉人上诉成功将如何处理,律政司一方回应指上诉人被判监22个月,现已服刑15个月,本月16日出狱,故不会申请重审。